书斋楼都市言情突然成仙了怎么办第789章 安全?战!(W字)

第789章 安全?战!(W字)

最新网址:
    太震撼了!

    伴随着万界深渊的消息回来,尤其是之前九大天宫接引仙使尽皆到来抢人···

    所以对修仙界的修士们而言,九大天宫与诸天万界的消息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。

    就算知道的不是特别清楚,但至少也都知道一些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知道、了解了一些,才晓得九大天宫的存在到底有多么恐怖。

    那是诸天万界的最顶层,高高在上不知道多少岁月了,从未有人能够将他们拉下马来。

    而最顶级的强者也在九大天宫之中,那是需要诸天万界所有修士都仰望的存在啊!

    可如今,却出现了这种大事儿?!

    三千万白衣剑修迎风举剑,剑主于诸天借剑千年。一剑出,斩破混沌阴阳路,隔绝天上天下途,九天宫尽悬太玄剑,被迫封禁千年···

    哪怕不知道剑主是谁,但三千万白衣剑修迎风举剑这等场面,只是想一想,都觉得头皮发麻,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!

    何况之前剑主借剑之时,修仙界也有不少灵剑‘飞走了’,大家都疑惑的很呢。

    现在这些疑惑倒是尽皆解开了。

    更不用提,那一剑之威,更是逼的九大天宫被迫自封千年···

    太畅快了!

    尤其是如此一来,消息中还说,齐紫霄成为剑子,再加上九大天宫被封千年,足以表明,千年内,两人都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这下子,直接让修仙界的修士们几乎乐疯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多少人跳出来载歌载舞。

    同时,心中一直悬着的大石头也随之落地。

    担心啊!

    天道之基何其厉害?!

    这几个月以来,修仙界几乎变大了一倍!

    各种灵物层出不穷,灵气浓度、质量等更是直线上升,新诞生的婴儿,天赋各个一等一的好!

    不至于人人都是绝世天骄,但几乎就没人没有‘仙缘’了。

    哪怕天赋一般,也至少能修炼到筑基期、延年益寿什么的。

    其中出现天才的比例,也是远比以前更高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修士们修行的境界,也是刷刷上涨,莫道临都已经突破到红尘仙境界了!

    苏沐雪原本突破准帝也才几年而已,如今也是大帝中的强者。

    圣地?

    帝兵?!

    原本整个修仙界都只有七件,现在···

    却是要要接近七十件了。

    大帝多啊!

    甚至年青一代的天骄,都基本到了仙台五阶之上,甚至开始尝试冲击仙七准帝了···

    到这时候,还有谁不明白天道之基到底有多好啊?

    都很清楚!

    所以啊,很多人都怕、都担心,担心齐紫霄与季初彤在外出事儿啊!

    一旦出事儿,天道之基就没了,虽然修仙界不会被立刻打回原形,但还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?

    那可就难咯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而现在得到的消息来看,齐紫霄与季初彤却是已经安全了,若是不出意外,至少千年内,两人的安慰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这也就代表,修仙界至少可以有千年安稳日子好过。

    除非···

    有人不要脸跑来攻打修仙界。

    但一般来说,也没人敢这么干。

    毕竟太玄九清剑宫虽然最多也就相当于原本太玄九清宫的一半,可那也是九大天宫的一半!

    从公开的信息来看,九大天宫之外,并没有大罗金仙。

    金仙?太玄九清剑宫有好几十个!

    而千年内,九大天宫的人不得出。便代表最多也就是有其他大世界的金仙大能可以出手。

    但是问题来了。

    金仙大能出手的确可以覆灭修仙界,可他们为什么要出手?疯了吗?

    打破修仙界又得不到天道之基,反而会惹怒齐紫霄和季初彤,甚至连带整个太玄九清剑宫···

    傻子才会这么干!

    所以,真不用怕这些。

    千年后?

    “千年后···”

    江一背负双手,目光幽幽,瞧向星辰牧野、宇宙深处。

    “如今的修仙界,才是真正的完美时代,千年之后···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?!”

    “若是千年之后,我还需弟子在外去拼杀、守护,倒不如找块豆腐撞死了。”

    他之所想,亦是所有修仙界强者所想。

    他们之前超过十万年都未曾突破大帝,是因为他们天赋差?

    屁!

    那是因为修仙界没有那个条件、天道有损、天地有缺,没办法突破,所以才一直在准帝待了十余万年···几乎把寿元都要熬没了。

    可如今,最好的时代已经来临,断绝的仙路被重新续接。

    千年后,能走到哪一步?

    且看将来!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圣女小分队齐聚皓月峰,可惜,齐紫霄已然不在了。

    那巨大的青铜棺椁也已经被带走。

    丹胖子这货,都已经硬生生将自己用丹药堆上了仙台三阶,只不过看上去也更胖了。

    活脱脱一个肉球。

    “为殿下干一杯!!”

    光头金目的神算子满脸兴奋:“干杯!”

    一杯过后,陆鸣拱手:“诸位师兄、师姐,接下来,陆鸣要闭关突破了,若是运气好,应该能进分神之境···”

    我去你大爷!

    众人尽皆面色古怪。

    你特娘的几年前都仙台了,现在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元婴,未曾突破大乘?

    当我们没看过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还是咋滴?

    特么的酒神峰这俩兄弟全都成苟剩了!

    他们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范坚强也是面露尴尬之色,心中吴懊悔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世界隔膜边缘。

    苟剩范坚强本尊一阵长吁短叹,面带纠结:“失策、失策啊!我写什么不好,干嘛把那本书也抄出来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自己揭自己老底吗?”

    “傻哔,我是真的傻哔了啊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突然看向一旁,而后起身行礼:“圣主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修为比我还高,何须多礼?”莫道临现身。

    “圣主哪里的话?嗯,你我如今同为红尘仙···”

    “你猜我信吗?”

    莫道临呵呵一笑:“你哪天再暴露亿点点底牌,说自己是大罗金仙我都不会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”

    苟剩两眼发黑,哭笑不得:“我若真是大罗金仙,又岂会让殿下以身犯险···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

    莫道临轻叹,随即道:“之后一段岁月,修仙界便拜托你照看了,我要去追求自己的路。”

    “以身为种?”

    “嗯,是该将自己种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”

    莫道临走了。

    倒是也没离开修仙界,但却没告诉任何人要把自己‘种’在哪儿。

    瞧着他的背影,苟剩一阵呲牙咧嘴。

    “古人的脑洞是真大啊,看点、看点想法,都能开创出真正的神通甚至无敌术···”

    “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的路,倒是一如既往的清晰呢···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修仙界仍然在变大。

    中州的灵气越发惊人,但四荒之地,如今却也早已比当初好上不知多少倍了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界河波涛汹涌,有界舟横渡。

    只是,镇守界舟的强者,早已比当初强了十倍不止。

    因为伴随着环境的提升,河内凶兽,也比原本强了太多太多···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太玄九清剑宫。

    齐紫霄与季初彤如今已经成为了真正的‘座上宾’,尤其是齐紫霄,不但是被第一剑塔所承认的剑子,更是剑主临死前所指认的下一任剑主,三千万剑修,尽皆认可。

    认可的同时,也给与了她足够的尊重和重视,甚至为了防止一些胆大包天的亡命之徒前来夺取天道之基,长老们直接将齐紫霄两人安排到了修复后的天宫之中。

    而金仙长老们,更是直接在外面盘膝坐下,守关!

    如此一来,两人的安全,自然是没什么问题了。

    只是···

    真的要留在这里么?

    季初彤有些感慨:“剑主之恩,我们恐怕是难以报答了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,但我们却能通过其他方面多多帮助剑修一脉,我想,这也是剑主他想要看到的吧?”

    齐紫霄低语,同时,露出一缕苦笑。

    剑主是不是因自己而死?

    可以说是,也可以说不是。

    但不管如何,与自己总是有一定联系与因果的。

    “倒是你我二人,是从此刻起便一直留在太玄九清剑宫修行,直到前面期满么?”

    “还是···”

    齐紫霄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从如今的角度来看,若是不发生太大意外,千年时间内,应该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而千年时间,若是用来修炼,她们预估,自己应该可以修炼到金仙层次,甚至证道大罗也并非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换言之,若是在此地悟道千年,她们基本也就不会有太大危险了。

    金仙!

    这个实力,已经是真正的‘大能者’,有资格守住一道天道之基,何况还背靠着太玄九清剑宫?

    如此看来,留在这里,似乎是最好的选择,因为安全且稳妥。

    可齐紫霄思前想后,却觉得这并非自己心中想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千年!

    她到目前为止,所历经的岁月,总共也就才三十多年而已啊,千年,多少个三十年了?

    对于其他仙人境界的存在而言,千年?不过是弹指一挥间,谁未曾经历过N个千年丫?

    可是齐紫霄不同。

    对她而言,千年,真的太漫长了。

    而且,冥冥之中,她觉得自己不可能安稳这般漫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可齐紫霄就是有这样一种感觉。

    她···不可能安稳千年。

    没那么多时间!

    所以,她打心底里抗拒在此地安稳修炼千年,而是想要走出去。

    哪怕外面有各种各样的危险,还有可能一去不回,可她却觉得,自己非去不可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,她并未告诉季初彤。

    之所以如此,就是想看看季初彤如何看待,亦或者,她有什么想法?又是否有类似的感觉?

    季初彤闻言,迟疑道:“我···”

    “说来奇怪,我于冥冥中有一种直觉,认为我们该走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有这种感觉?!”齐紫霄一愣。

    “也?你也有?!”季初彤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阿无姐缓缓冒头:“无风不起浪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身上,似乎隐藏着一些东西,我看不透,但从某种角度来说,你们应当算是‘天命之女’。”

    “拥有天道之基、且天赋极高,你们冥冥之中的感应,必然不能忽视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,这是天道之基在示警?!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并同时点头。

    是了!

    这些东西太‘玄乎’,哪怕是到了现在,她们也无法弄清,但这种感觉却真实存在,让她们无法忽略。

    “那便走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齐紫霄沉吟道:“梅花香自苦寒来,宝剑锋从磨砺出。在这里安稳固然没错,可却少了磨砺。”

    “温室中的花朵,终究不如野花强劲,外出虽有危险,却能让我们在更短的时间内得到应有的历练,并以更快的速度变强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季初彤应下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我们准备一番,便离去吧···”

    “不过,太玄九清剑宫这边,却也需要做一些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齐紫霄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但同时,她却在与阿无姐传音交流:“算算时间,进剑塔之前和之后的时间加起来,离三日已经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还能互穿,应该就是在此刻。”

    “阿无姐,等林凡过来之后,还请把这段时间我所有的经历,尽皆告知于他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阿无姐回应:“必然不落下分毫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就连我也挺好奇,你所领悟的剑意、剑诀等,他···能够使用么?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挺‘玄学’的问题。

    这种领悟,严格来说,是看‘个人’。

    并不是说,完整看一遍齐紫霄的经历,林凡便能跟她一样学会所有东西,因为重要的是感悟,而非经历。

    可要说林凡就一定不会?

    齐紫霄与阿无姐却也无法肯定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的互穿本就是一种很奇异的状态,而且是以真灵互穿,神识则依旧是对方的。

    齐紫·凡上线时,任何人来看,都依旧是齐紫霄,无论是身体外貌还是神识波动。

    只是真灵变了,可真灵这东西,除非把齐紫霄的神识给拆开,否则没法分辨。

    那么···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齐紫·凡能用齐紫霄所领悟的剑意、剑诀并继承其剑开天门的剑道境界么?

    “等他过来之后,便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想不明白,齐紫霄只能放弃这个问题,准备三日后归来,再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。

    突然,一阵无法感应到的波动过后,齐紫霄的眸子闭合,接着缓缓睁开。

    “林凡?”

    “阿无姐。”

    齐紫·凡上线。

    他长出一口气,几个月来的担忧顿时消散一空:“是我,吓死我了。虽然猜到不会有事,可心里依旧没底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···危险万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且看看吧。”阿无姐叹息。

    而后,齐紫霄这段时间以来的所有经历,直接被阿无姐以第一视角的形式传输给他。

    当得悉一切。

    齐紫·凡只感觉脑瓜子嗡嗡的,被震到难以平静。

    “竟然···发生了这么多事?”

    闯剑塔、遇李白、战宫主、剑主借剑诸天,一剑斩阴阳破混沌、封禁九天···

    任何一件,都是大事中的大事。

    但却在这几个月中,通通发生了。

    饶是齐紫·凡有所准备,也是被震到头皮发麻,难以淡定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是否能施展心剑道、以及诸多剑诀?”

    他略微感应,果然在识海中发现了那一柄‘心剑’以及剑主所赠予,可斩金仙的那一剑。

    尝试之后发现,可以动用。

    甚至,关于剑的种种,只要他想,便也会迅速了然于胸。

    “可以动用!”

    他低语:“倒是不错,已经学会的技能不用我再学一遍···”

    “这样最好。”阿无姐如今对于‘技能’什么的,早已是无比熟悉了,所以很容易理解。

    “如今,齐紫霄的剑道手段,却是以往其他手段都要更强了。”

    “论攻击力,仅仅是低于她所有手段中的降维打击吧?不过降维打击局限性太大,必须锁定对方,平常时候,还是剑修手段更加方便、强横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。”

    齐紫·凡赞叹道:“没看出来,她竟然对剑修一道有这么高的天赋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根据我对她的了解,此番去我那边,她应该会想办法去寻找那‘诛仙剑阵’的剑坑吧?”

    “巧的是,我本尊离昆仑已经不远,且化身也在赶往途中···”

    “希望一切顺利。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将那边的事暂且抛开,转而‘聚焦’眼前。

    “准备离去么?换了是我,也会这般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离去之前,却是要先说服诸多剑修。”

    齐紫·凡略微沉吟。

    剑修之风骨与好气,他算是见识过了,以第一视角去看,他几乎将齐紫霄所经历之事全都经历了一遍。

    但也正因如此,他才要考虑如何让剑修们放心。

    直接去说我们要走?

    他们必然是不会放心,也不会同意的。

    “···只能晓之以情,动之以理了啊。”

    总不能打出去吧?

    真要打,他也打不过啊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然而,当齐紫·凡找到他们,将一切道出后,金仙层次的长老们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倒也并非不信齐紫·凡与季初彤的理由,可相对而言,他们更加在乎‘剑子’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剑子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略微拱手:“你和季姑娘之言,我们自然相信,但就算如此,我们认为,也不会有比剑宫更安全之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出了剑宫,你们所要面临的危机,会远比想象中更强,而那时,我们却无法施以援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太过冒险,所以老夫斗胆,还是请剑子与季姑娘留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。”

    齐紫·凡并未着急,这是早已经猜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若是真随便说两句就让自己和季初彤走了,那才是真的奇怪。

    他轻笑道:“大长老,您老人家的担心我们都知晓,但身为剑修,当一往无前、自身锋锐之势不可折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因为有一些危险,便止步不前,对于剑道修行,可是十分不利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修行之路,本就是逆天而为、与天争命。”

    “旁的体系倒是还能缓一缓,我们身为剑修,却是···”

    这厮用剑修的‘理念’来反驳。

    谁知,大长老根本不知这套,这位老人缓缓摇头:“非也、非也,剑子所言固然没错,但须知刚过易折!”

    “我等剑修的确是要有一往无前、剑斩一切阻碍之气魄,但却也不可鲁莽,遇事当谨慎而行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外出,太不谨慎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”

    齐紫·凡坐蜡了。

    果然是人老成精嘿!

    想好的理由,被瞬间化解?

    这可咋搞?

    他正想继续忽悠,却见一旁的季初彤突然道:“在下斗胆敢问大长老,金仙强者,是否惜命?”

    “季姑娘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大长老不解道:“金仙是为大能者,寿元悠久,自然是极为惜命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等外出,应当不会有太大的危险才是。”季初彤笑了笑:“大长老难道忘却了,剑主大人之前曾赐予我们二人一剑?那一剑,可斩金仙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人人一同外出,便代表着,可以斩杀两位金仙。”

    “是了!”

    齐紫·凡也反应过来,连道:“金仙尽皆惜命,只要我等未曾动用那一剑,谁会出手?”

    “没人出手,那两剑便不会动用!”

    “是以,金仙存在,应该是不敢出手的,至于大罗金仙···如今应当是都封在九大天宫不得出吧?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我等外出,应当没有太多危险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”

    大长老微微沉吟:“金仙不敢随意出手倒是没错,但金仙之下呢?”

    “那一剑,你们可会用来斩玄仙?!”

    “相比与金仙而言,玄仙、天仙,数量极多,总会有些人不顾一切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两剑,可斩两位金仙,可让诸多金仙尽皆不敢随意出手,可天仙、玄仙,你们斩的过来么?”

    “真仙及之下,你们自然无惧,可天仙玄仙,却并非那般不堪!”

    “我知晓,剑子你的攻势,甚至可以威胁到一些玄仙,但也仅仅只是攻击力能威胁到部分玄仙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若论其他手段,任何一位天仙,都极多、极多。”

    “莫要小看任何天仙,更何况是玄仙?!”

    “亦或者,成群结队的仙呢?!”

    他仍然不同意。

    其余长老略微沉思后,也是纷纷点头,认同大长老的说法,不愿意让他们去冒险。

    无奈。

    齐紫·凡只能道:“大长老所言极是,但面对宫主之时,我们也有诸多手段未曾施展。”

    “何况,我们外出,自然会隐姓埋名,不以真面目视人。”

    “须知,我们二人一路走来,直到入剑塔,都未曾被人察觉出身份···足以证明,我们的隐匿之术,还是有些用处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不被成群结队的天仙、玄仙围住,我们二人,还是有一定把握自保的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大长老不信,可出手掂量掂量我们二人,玄仙之境的手段,您尽皆可用,若是我们撑不下来,我们便绝口不再提此事,而若是我们未曾落败,还请大长老以及诸位长老,莫要再阻拦我们二人,可好?”

    “这···”

    大长老略微沉思,而后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大长老?!”

    “不可!”

    “这···”

    其他长老却是都惊呼出声,表示不可。

    然而,大长老缓缓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皆知我的实力,何况我等金仙的见识与手段早已超越玄仙,就算压制到玄仙境界,战力也远非玄仙可比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她们真能胜了老夫,让她们离去闯荡又何妨?”

    “何况,老夫相信,剑子与季姑娘必然不会说谎,她们既然心有所感,便必然确有其事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确有自保手段,我们又如何能够将她们二人困于剑宫之内呢?”

    “这···”

    “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大长老这般说了,我们也认可便是。”

    长老们不再多言,而是都同意了。

    但齐紫·凡与季初彤却几乎脸色发绿。

    啥意思?

    这是摆明了说你用的手段会超出玄仙境界啊!这样摆明车马真的好么?

    但···

    约定都已经定下了,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打!!!

    飞到一片虚空之中,大长老长身而立,将自己的修为境界压制到玄仙境界,并淡然看向齐紫·凡与季初彤二人。

    “剑子,季姑娘,可以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两人点头。

    同时,齐紫·凡默传音道:“大长老的手段定然很多,而且我们了解极少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所擅长的,便是攻击,足以威胁到玄仙,可防御方面,我们却远远不如一般的天仙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只能以攻代守,全面抢攻,希望能胜个一招半式!”

    “嗯,老规矩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呛。

    两人尽皆出剑。

    齐紫·凡手持太玄未央剑,而季初彤也提了一把剑,这是从剑宫之中取来的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闯过第一剑塔六十三层的人,在剑宫内取一把仙剑,却是毫无问题···

    说来,如今的剑宫也的确穷的可以。

    剑修,最重要的便是剑。

    所以剑宫之中,重要之物虽多,可最重要的,却是那诸多仙剑!

    可问题在于,剑主他老人家借剑诸天了呀!

    剑冢之内的也好、剑山之内的也罢,甚至是在那些铸剑台上,还未曾彻底铸成的剑胎,只要有足够的灵性,都被‘借’走了。

    现在正高悬于九大天宫之上呢!

    拿都拿不回来。

    所以一下子,剑宫便穷的可怕了。

    也就唯有少部分仙剑,剑主未曾借去,如太玄未央剑、以及金仙长老们的剑。

    想来,是为了给齐紫霄和长老们留下足够的力量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剑宫内也没多少好剑。

    仙剑有,但品阶都不高,还是逐渐坊的炼器师加班加点炼制出来的···

    好些剑修弟子,现在手中都没剑呢。

    而且此刻不仅仅是剑宫而已,诸天万界的剑修,如今都到了‘最弱’的时刻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后话,暂且不提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出剑吧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轻轻点头:“不过,若是之前斩向宫主的那些剑,便不用尝试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几剑的确惊艳,尤其是诛仙剑诀,更是可以威胁到玄仙,但对老夫无用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。

    就是没办法了呗?

    齐紫霄给季初彤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后者会意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其背后,顿时有密密麻麻的道则浮现,如法则汪洋,接着却又瞬间拧成一片‘道则神链’。

    甚至,这些道则神链直接在剑意的加持下,化作仙剑,朝大长老斩去!

    这个场面十分惊人!

    此刻,季初彤简直就像是‘万尾妖狐’,背后有着密密麻麻的道则神链,但尖端却化作‘仙剑’,带着惊人剑意,疯狂斩击。

    虽然每一击的力量都不算太强,却也都达到了仙人境界的门槛!

    最为惊人的是,她同时动用了至少十余种剑诀,还都是在第一剑塔内习得,威力不俗的剑诀!

    这一出手,顿时让好些个长老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倒不是他们挡不下这一招,而是···

    “这···季姑娘当真是仙人境界?!”

    “这一手,便是普通真仙去应对,都挡不住啊,瞬间便会被戳成筛子!”

    “天道之基···当真是恐怖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仅是天道之基而已,季姑娘本身的悟性,也是极为惊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能够达到金仙之境,恐怕不会弱于剑主大人吧?嗯···金仙境界的剑主。”

    二长老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大罗金仙境界?

    不说其他,就那惊天动地、借剑诸天、融三千万白衣剑修之力于一体的一剑,谁敢说能够胜过啊?

    大罗金仙境界都没几人能有这等手段,何况是金仙?

    “不愧是大长老~!”

    他们的惊叹还未曾结束,‘话风’便开始转变。

    大长老未曾出剑,只是并指成剑,随即点出。

    一剑破万剑!

    剑指之上,有无尽锋芒绽放,随即凝为一剑,斩落季初彤的万剑齐出,瞬间压垮一切。

    境界的差距实在太大了!

    然而···

    季初彤的攻势却并未结束。

    那漫天道则神链开始化为‘软件’,开始疯狂缠绕、绞杀大长老的一剑!

    她目光幽幽,心神稳固。

    “我知晓,自己并不擅长攻伐,就算勉强为之,在功法之道,也比不过齐紫霄。”

    “而如今,我与她,已经算是一荣俱荣、一损俱损。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又何必强行去研究自己不擅长之道?”

    “倒不如转变想法,化攻为守、为缚!”

    “我所领悟之剑道,不为攻伐,而是···束缚!”

    轰!!!

    剑气突然转变。

    与虚空中激荡,但却忍而不发,像是在蕴量着什么。

    但这些长老都是金仙,何等眼力?一眼便看出了季初彤的手段。

    “咦?这是···剑阵?!”

    “不,这是剑域!”

    “很高明的手段,与其本身手段完美融合,就是天仙,都要被捆上一些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普通玄仙,也要被困上一瞬啊!”

    “之前她施展这种手段束缚宫主时,被宫主随手破除,倒是没有人在意,但此刻看来,并非这一招太弱,而是宫主太强。”

    “嘿,大长老被困住了!”

    “嚯,又来了,剑子的诛仙剑诀···当真是让人头皮发麻,虽然功伐之力不足,但其剑势、剑意,却是惊艳如斯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大长老耍赖了,虽然依旧是玄仙境界的能量,但这一手,却分明是金仙才会的细节~!”

    “只能说,剑子与季姑娘的确是当世奇才、绝世剑仙,她们二人联手,一般的玄仙,不,甚至就是一些厉害的玄仙,也很难在她们手占据优势。”

    这一战,持续的时间不算短。

    两人联手,真的不弱。

    至少这些金仙大佬,都看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虽然那种能量在他们看来几乎等于小学生水平,但人家的意境足够了!

    弱?

    真的不弱!

    只是···

    大长老太强。

    这位老人,在金仙之中都是排的上号的存在,哪怕压制了自身仙元到玄仙境界,但偶尔展露的一些属于金仙的细节,也足以让他轻松压制两人。

    打到后来。

    所有剑修弟子、长老尽皆察觉到了,纷纷从闭关地走出,观望着这一战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的惊叹不已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发生类了什么,还以为只是大长老在指点两人,所以看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只有这样么?”

    大长老背负双手,看着气喘吁吁的两人,轻声道:“的确是不错,一些较弱的玄仙,若是一时不察,的确会被你们二人所伤。”

    “但,还不够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不好听,而且也不是‘事实’。

    因为就方才两人所展露出来的手段,哪怕是厉害的玄仙,一时不察,也要负伤。

    不过···

    为了将两人留下,顺便打击一下她们的‘傲气’,便说的重了些。

    然后···

    齐紫·凡与季初彤都信了!

    他们又不懂玄仙和金仙的手段到底有多少差别?那些‘细节’,他们也看不明白啊!

    阿无姐也看不明白。

    何况这位也没理由骗自己不是?

    因此,他们信了。

    然后···

    交流了一下眼色,双双点头。

    目前的手段不够用?

    那就火力全开呗!

    总是要尝试一下的!

    接着···光环、特效、所有加成,瞬间提升到极致!两人的攻击力,几乎瞬间上涨了五成还多!

    尤其是天道之基的力量也被两人用上了!

    剑域之内,大长老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呛!

    他感受到了惊人的攻势,那是···

    诛仙剑诀,一件斩群仙!

    此刻,就算是他也颇为慎重了,不过也仅仅是慎重而已,出手之下,不算艰难,便破掉了两人的手段。

    “就···”

    他本想来一句就这?

    结果却突然色变。

    因为,他所在的这一方小空间内,突然遍布了时间碎片,接着,这些碎片疯狂飞舞。

    时间···

    在倒退!

    “嗯?!”

    大长老吃了一惊,但也就是在此时,齐紫·凡再度斩出一剑,且速度,远超以往!

    时间加速!

    大长老在动,想要冲出这一片区域,并打破时间倒退之手段,可却发现,自己一时间动作无比迟缓。

    时间迟滞!

    齐紫·凡在这一刻手段齐出,是真的‘不讲道理’了。

    然后···

    大长老面色发黑。

    撕拉···

    在一阵恐怖的波动之后,这一战画下帷幕。

    一滴金色鲜血在虚空中飘落,周围有着恐怖的道则弥漫、环绕,这一滴血,似乎比一颗太阳还要璀璨与惊人。

    而大长老一手抓住太玄未央剑,其掌心,被扎破了皮。

    流血了!

    虽然只有一滴。

    大长老:“(# ̄~ ̄#)···”

    诸多金仙层次的长老:“···”

    三千万剑修:“···”

    他们看到了什么?!

    剑子和季初彤,竟然让大长老负伤了?这这这···

    吕觅雪瞪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她也是玄仙,可就是自己面对压制境界的大长老,也不敢说自己能做到这一步啊!

    杜涛更是满脸崇拜。

    林碧萱满脸皆是惊艳之色,看着虚空中的‘两女’,宛若看到了自己的追求与目标。

    “承让。”

    齐紫·凡咧嘴一笑,收回太玄未央剑。

    季初彤也是拱了拱手:“多谢大长老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了,不见好就收,等啥呢?

    难道还要再打下去?

    虽然之前的约定是‘胜败’,而此刻他们手段尽出,大长老也仅仅只是流了一滴血,可从某种角度来说,也算是赢了呀~

    而大长老的脸色,便是真的黑了。

    这就尴尬了啊!

    自己竟然受伤了?!

    而且还是在自己施展过一些‘金仙’层次才会使用的细节手段之后···

    她们虽然没看出来,但是其他金仙长老还能看不出来?

    这这这···

    咳咳咳。

    大长老一阵干咳,险些被自己给尴尬死。

    妈耶。

    老脸都丢尽了啊!

    还多谢我手下留情?

    我留个鬼啊我?!

    他哭笑不得,只能板着脸道:“嗯,还不错,还不错···”

    随即,他看向下方密密麻麻观望的三千万剑修:“聚在这里做什么?还不会去修炼?!”

    随即,他又瞪了齐紫·凡和季初彤一眼:“你们随我来···”

    
最新网址:
第788章 借剑诸天,尽封天宫!(W字) 回目录 返回列表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